<i id='adf9h'></i>
    <span id='adf9h'></span>

        <code id='adf9h'><strong id='adf9h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adf9h'></fieldset>
        1. <tr id='adf9h'><strong id='adf9h'></strong><small id='adf9h'></small><button id='adf9h'></button><li id='adf9h'><noscript id='adf9h'><big id='adf9h'></big><dt id='adf9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df9h'><table id='adf9h'><blockquote id='adf9h'><tbody id='adf9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df9h'></u><kbd id='adf9h'><kbd id='adf9h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i id='adf9h'><div id='adf9h'><ins id='adf9h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dl id='adf9h'></dl>

          <ins id='adf9h'></ins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adf9h'><em id='adf9h'></em><td id='adf9h'><div id='adf9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df9h'><big id='adf9h'><big id='adf9h'></big><legend id='adf9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古代聊齋之翠娘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7
          • 来源:国产真实伦全集 视频_国产真实自在自线_国产中文字幕乱码免费

              唐朝開元年間,山東即墨有一書生方鴻儒,祖上原本是當地大戶,後來傢道中落,免強維持生計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方鴻儒自小聰慧過人,在當地有神童的美譽。他始終相信,“書中自有顏如玉,書中自有黃金屋。”每日隻知道讀聖賢之書,希望有朝一日能夠高中,光耀門庭。然而,他連考數年,卻履試不中,耗盡瞭傢財,隻落得茅屋三間,傢徒四壁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最終,在又一次考試不中後,方鴻儒心如死灰,不知不覺來到海邊,登上臨海的一塊礁石。望著遼闊的大海,他百感交集,既感慨上天的不公,又哀嘆自己的不幸,一時想不開,縱身跳入海中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知過瞭多久,方鴻儒悠悠轉醒,發現躺在自己的床上。難道自己剛才是夢嗎?他坐起身,摸摸頭,不明所以,又四下看看,發現不對,飯桌上整整齊齊地擺著兩盤菜和一碗飯。他跳下床,來到桌子邊,用鼻子一聞,香氣撲來,令人垂涎。也許是餓壞瞭,他來不及想是怎麼回事,風卷殘雲吃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正在這時,屋門一開,一個年輕的姑娘走瞭進來,明眸貝齒,笑靨如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慢點吃,還有呢!”姑娘看著方鴻儒的吃相,噗嗤一樂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方鴻儒一下子驚呆瞭,一時間不知說什麼。

              姑娘看著他的樣子,又是一樂,輕聲細語地說:“你先吃吧,我一會再告訴你我是誰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姑娘的話像有魔力,方鴻儒聽話地又吃瞭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等方鴻儒吃完飯,姑娘自我介紹叫翠娘,是海邊漁民的女兒,剛才見他自尋短見,就把他救瞭上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方鴻儒向翠娘深施一禮,感謝救命之恩。謝瞭翠娘之後,他又嘆瞭口氣說:“我已無意求生,姑娘何苦救我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翠娘說:“人活在世上,都會有落魄的時候,哪能事事如意呢。公子千萬不可輕生,來年再考就是瞭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方鴻儒嘆瞭口氣說:“可我已經履考不中,而且傢裡又是這個狀況,怎麼翻身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翠娘皺瞭皺眉,又搖瞭搖頭說:“公子不能這麼想,以公子的才學,一定會高中。大丈夫志存高遠,做事不能半途而廢。而且,傢中的事不用煩惱。我每天會給公瞭送飯、洗衣,你安心讀書就行瞭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方鴻儒又向翠娘深施一禮,堅定地說:“聽姑娘一席話,勝我讀十年書啊。隻是姑娘大恩不知何日才能得報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翠娘見方鴻儒重新振作起來,高興地說:“公子不必言謝,要謝也要等你高中之後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從此以後,翠娘天天準時來給方鴻儒送飯,收拾屋子,做完事就走,從不多做停留,也從不讓方鴻儒送出門,說是怕影響他讀書。一開始,方鴻儒也沒多想。後來,他越想越不對,翠娘救瞭自己,是怎麼知道自己的傢在哪?一個弱女子是怎麼把自己弄回來的?還有,自己的情況,為什麼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?而且,近日,沒有一個鄰居向他說起翠娘,她每天都來幾次,應該有人看到啊。帶著這些疑問,方鴻儒決定偷偷地調查一番。

              第二天,翠娘像往常一樣,送瞭飯,又收拾瞭傢,做完一切,挎上裝飯的籃子出瞭門。方鴻儒偷偷地跟在後面,可剛轉過一條街,翠娘就不見瞭。方鴻儒一時摸不清頭腦,隻好先回去瞭。接下來,他又跟瞭兩次,都是這樣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下一次,翠娘再送飯來時,方鴻儒說什麼也不吃。翠娘問她怎麼瞭,他就所有的疑問都說出來瞭。